新用户开户-IG夺冠:梦想、资本与需求

新用户开户-IG夺冠:梦想、资本与需求

新用户开户,2018年11月3日下午,第八届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韩国仁川的文鹤竞技场举行。比赛前,场馆上方巨大的显示屏中,闪现着进入决赛的fnc(fnatic team)与ig(invictus gaming)两支战队队员的身影,观众轻松而兴奋,不时在场地内走动交流,巨大的音乐声响彻在体育场上空,仿佛一场音乐会即将开场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,最终来自中国的ig战队夺冠,以3∶0零封对手,在漫天金纸屑中捧起了召唤师杯。

11月3日,ig战队战胜fnatic战队,获得2018年英雄联盟(lol)s8赛季世界总决赛冠军

文/张晓琦

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从2011年至今举办了8届,是这项比赛的顶级赛事。该比赛共分为包括中国大陆(lpl赛区)、韩国、欧洲、北美等14个职业联赛赛区。此前,中国大陆赛区从未拿到过冠军。这一届决赛,整个lpl赛区只剩下ig一枝独苗。

作为一支老牌战队,ig的上一代队员已经悉数退役,一支崭新的生力军刷新了俱乐部与中国电竞的历史,成员平均年龄只有19.5岁。当他们以3∶0零封对手捧起召唤师杯,这个时刻似乎赋予了多重意义:这是中国大陆赛区的第一个总决赛冠军,拥趸们等了7年;青春少年昔日的不务正业终于在这一刻正名。

ig战队的基地位于上海浦东的世茂滨江花园,这是一套350平方米左右的单元,有一厅四室两卫,吃饭与训练均在客厅,有阿姨负责做饭;卧室有四人间或两人间,放有单人床与上下铺。经理苏小落是法律与金融双学士,刚进ig时做的是解说。俱乐部目前有7名一队选手、3名教练(一个主教练、一个游戏分析师、一个助理教练)以及智囊团。电竞体系还在发展阶段,明年青训可能也有比赛打,所以俱乐部会培养更多适龄队员。职业新人也有每月1万元的基础薪酬,而主力队员的年薪已经超过百万,有的甚至达到千万,这还不包括各项赛事的奖金。

每周有两场联赛,队员每天下午1点起床,下午2~5点、7~10点都是固定训练时间,与其他战队约好打训练赛;下午5~7点是吃饭和休息时间;晚10点到凌晨2点,继续打训练赛或自己训练。这样的作息安排,据苏小落讲是历史遗留问题。因为电竞在中国大陆地区发展较晚,之前在欧美比较流行,以前训练的对手是欧美队,为了配合他们的时间,所以昼夜颠倒,之后这个习惯延续了下来,“并不是像大家平时说的,网瘾少年经常在晚上打游戏”。上午是不管的,但队员也不会乱出门玩,“把该做的事做完就没力气干别的了”。他们几乎都是宅男,不仅与小区里的其他居民毫无交流,也很少到上海其他地方去玩。休息日不固定,视比赛时间而定,长假在休赛期,一年大概有一个月左右。电竞对身体的损耗是所有职业选手面临的问题,但身体养护基本还是看自己。“挺少选手一直以来都是很好的身体,大家或多或少都有问题。在拿到成绩之前,大多数没往这方面想。刚开始是因为年轻,伤害没有显露出来,但一直继续,应该会有很大伤害”,“感觉拿身体在换钱的感觉,但你得到的回报确实很多”。苏小落表示:“我们有理疗师,也会鼓励他们运动。但我们不是一个体力为主的项目,这个应该也是自己的要求。”

游戏带给他们的,是快乐、成长与激励。rookie学会了怎样承受压力、自我调整;在经典的翻盘中,ning看到了永不放弃;因为总被镜头拍,rookie还觉得自己变帅了;baolan则在打游戏的过程中学会了宽容。虚拟世界中遇到的人可能一辈子不见面,所以大家都很放肆。他在游戏中见到了各种各样的人,很好或很坏的,所以现在再怎么过分的人,都可以接受、包容与沟通,“所有选手都会比同龄人思想成熟”。

关于队友之间的磨合,队员们的普遍反应是只能靠时间,时间久了就会有默契,一动就知道他想干什么。俱乐部里有三名韩国选手,rookie、the shy与duke。rookie的中文很好,能看能说能打字,只是不会手写。其余两名差些,听得懂,只能讲些简单的。但队员们觉得语言没那么重要,游戏本身就是沟通方式,当彼此实力很强互相认可时,就会产生信任,出现平衡点。苏小落说,会在日常生活中培养他们的信任度,这种信任会带到赛场。“篮球皇帝詹姆斯今年也说过一句话:‘你倒在球场上永远不要自己站起来,你的队友总会第一时间拉你起来。’这是你应得的,也是你整个团队应该做的。”出现摩擦时,会让所有人好好想想自己做这件事的初心是什么,目标一致,那么在行进路上观点或方法不一样就不必在意。

2018英雄联盟s8赛季世界总决赛现场观众

电竞行业在国内经历了从野蛮生长到产业化发展的过程。一开始社会对电竞的认可程度很低,政策也不扶持,最早的战队多是由网吧建立,选手们能得到的报酬很少,更多收入来自比赛奖金,既不固定也不丰厚。作为早期的中国电竞代言人,李晓峰曾于2005年在wcg(world cyber games,世界电子竞技大赛)夺冠,并于次年卫冕,被称为“以一己之力将中国电竞拉到一个新高度”。然而,他的成功史也是一部血泪史。据其他媒体报道,作为职业选手,李晓峰曾经每月的生活费只有一两百元,为了省钱上网,一天只吃一顿饭,某场比赛失利曾经让他质疑生命的意义。t14(第四届dota 2国际邀请赛)冠军王兆辉,在2009年的时候,还凑不到钱住旅店,曾和队友带着被褥,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硬座到另一城市打比赛。获胜后主办方跑路,原先承诺的3000元冠军奖金落空,他和队友在atm机房睡了两天,靠喝凉水果腹。王兆辉在机房门口捡别人丢弃的烟头,一边抽一边流泪:“等我有了钱,一定要天天抽中华。”他们的经历非常有代表性,可谓早期中国电竞选手艰难生活的缩影。

2011年8月,王思聪在微博上发表“强势进入,整合电竞”的宣言,高调进入电竞领域,收购了快要解散的ccm战队,组建了ig电子竞技俱乐部(旗下拥有英雄联盟、dota 2、cs:go、守望先锋等分部)。王思聪对当时电竞行业的总结是:模式不成熟、赛事不规范、俱乐部不稳定;缺乏系统的管理、透明的制度、专业的团队。第二年,ig获得了dota 2第二届t2冠军,并开始形成自己的商业模式,吸引了一批“富二代”进驻电竞行业,比如华鼎集团的丁俊、华西村的孙喜耀、美莱医疗美容连锁集团的陈青等。

2012年,王思聪发起建立了“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”(简称ace联盟),负责职业战队的注册、管理、转会、赛事监督等工作,同时建立起明确的转会、交易、租借体系,电竞行业逐渐走上规范化道路。政策也开始放宽,2016年,电竞成为正式教育的一部分,在大学中成为专业。外围产业也得到发展,许多电竞人开始制作视频、直播、推广自己的淘宝店、与游戏设备厂商开展广告合作。2018年9月,据普华永道(pwc)发布的《2018体育产业调查报告》显示,电子竞技已经超越了足球和篮球,成为全球最具发展潜力的体育项目。越来越多游戏商开始重视打造自己的电竞品牌,而传统的体育俱乐部,如足球、篮球、f1等,开始成立自己的电竞俱乐部,espn和sky sports这种传统体育频道也开始了对电竞赛事的直播。

目前这支ig的成员,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成为职业选手的。虽然中间不免波折,但已经听不到忍饥挨饿、朝不保夕的悲惨故事。ning在十四五岁时接触到《英雄联盟》,此后就像上瘾了似的,被一种魔力抓住,每天都玩,玩到一定高度后,发现也可以成为一门职业。“你学一门专业或技术的话,目的也是为了赚钱,这个一样可以给你,可能很快就给你了。”那时他还不知道电子竞技,而是做代练,即帮别人玩收取报酬,曾经帮人打到第二,得了8000元,这种机会非常多。2015年,ning去了浙江金华的一个网吧队,管吃管住一个月6000元,打最低级别的tga联赛(与国内最高级别的lpl联赛差两个级别),他很不满意,因为之前许诺的给他配很强队友、让他去打lpl(中国大陆赛区最高级别联赛)这些条件都没兑现。那时他打到了电信一区的第四名,遇到了现在rng的辅助史森明,将他拉到一个很有名的电竞退役选手pdd(刘谋)所组的ym队。ym打了三次晋级lpl的比赛都输了,突然有一天,ym的教练到房间跟他说,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去ig,ig要租借他一个赛季,半年之后他得到了合约。ning刚到时发挥算不上好,直到今年这支ig战队成型时还被质疑是队伍的短板,粉丝们给他取了个“宁王”的外号以示嘲讽。而此次s8总决赛,ning获得了fmvp(总决赛最有价值队员),解说一再惊呼他在场上“根本治不住”,“宁王”之称也从贬义转为褒义。ning说没有动摇过,自己选择的路,不管怎样都要走完,极少自我怀疑,每次输都很沮丧,但睡一觉起来就忘了。

jackeylove今年才17岁,因为排名打得高,初中毕业后即与上海的竞技公司签约,在“斗鱼”做游戏主播,管吃管住一个月底薪2万元。2016年被ig发掘,当时未满17岁还无法上场,训练一年多后,今年一飞冲天。坊间传闻是王思聪发现了他,但jackey说是ig的教练克里斯找的他。苏小落的说法是,他的排位打得很高,全中国80%的《英雄联盟》粉丝都知道他玩得好,并不是谁独具慧眼。当时的情况是,如果他想从事电竞职业,选择去哪里更好一些,而不是我们选择他,这是个反选的过程。

baolan在15岁高二时选择了退学,他觉得打比赛很酷。2014年曾经去过天津的一个战队,月薪8000元,到了之后许多方面与开始谈的有些出入,没多久就走了。后来上海一家传媒公司请他做主播,月薪过万,50%抽成。待了一段时间后,他觉得很迷茫,问母亲:“你觉得挣钱还是完成自己的梦想重要?”母亲说:“当然是完成自己的梦想重要。”之后baolan就还是去了战队。他最早参加的是城市英雄联盟争霸赛(tga),战队在比赛中输掉无法晋级让他觉得没有奔头,那是最消沉的一段时期。因为在韩服打到王者,baolan拿到lpl的试训门票,恰逢ig想做出改变,于是加入了这支队伍。baolan觉得生活一直还行,压力主要是精神上的。他很少会和家长说工作上的事情,也没什么朋友,不顺遂时都是自己熬过来的。他并不认为从游戏中得到了足够乐趣,但生活中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超过游戏所能带来的快乐,“打游戏之前,没什么东西能让我坚持。我又是职业选手,那还不如把时间花在工作上”。

职业联赛中不免外国选手,因为韩国的电竞水平长期领先,所以国内职业联赛中,外援多为韩国人。ig参加决赛的有两名“韩援”。the shy七年前成名于韩国路人局,2016年到中国的熊猫tv做直播,点击率很高,得到很多人喜欢,开始有点不想成为职业选手。后来单纯地觉得普通人里已经没有玩得很好的人了,但rookie真的玩得非常好,会想“如果和这种选手在一个队伍会怎样?”,冲着rookie来到ig。the shy的操作,攻击性与观赏性俱佳,今年春季赛,就已经凭借超强的个人能力,在上单数据排行榜上占据了多个第一。s8总决赛,the shy有许多高光时刻,多次单杀敌方,甚至做到了非常罕见的以一敌五,令解说发出了“天不生我姜承録(the shy),上单万古如长夜”的感叹。

另一名“韩援”rookie,15岁接触《英雄联盟》,高一暑假由在游戏社团中认识的职业选手、如今ig的教练mafa将他介绍到kt a战队,从此成为职业选手。开始根本没注意待遇,觉得能从事喜欢的事情,还管吃管住有钱拿,已经是天大的喜事。2014年,rookie在ogn(韩国地区英雄联盟顶级联赛lck的前身)春季赛中单杀了刚从洛杉矶捧回冠军奖杯的韩国第一中单faker,一战成名。这一年,kt a虽然得到联赛冠军,却没能获得全球总决赛的门票,令他十分失望。同队的打野——kakao劝他到中国发展。当时中国的电竞实力不如韩国,他以为会比较容易拿到冠军,哥哥在上海读书,顺道还可以感受一下中国文化,于是与kakao来到ig。刚到时,rookie还被网友戏称为搭头kakao的“买一送一”,但很快他就凭借自己的快速决策能力与高度侵略性成为团队核心,此次s8比赛,更是团队的中流砥柱。

两名韩国选手到中国都有过一段适应期,首先是饮食的不同,其次是语言。rookie觉得中国的联赛及待遇和韩国差不多,甚至文化也没什么区别。但在对待电竞的态度上,有国情差别。韩国上了岁数的人,对电竞和电竞选手都没什么好印象,觉得打电竞的都中了毒,像疯子一样。虽然中国也有类似情形,但不如韩国严重,只要发展得好,大家就会认可。而韩国要保守得多,即便拿了冠军看法也不会有很大变化。

关于未来,小伙子们的脑子里只有粗略的设想,多拿几个世界冠军是共同愿望。baolan希望能打得久一些,“我其实一直以来不是太相信年龄什么的,就像我小时候也不太相信会感冒,不是听别人说,而是要自己去证实他说的真的存在”。ning希望二十四五岁时退役,然后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别的事情。如果可能的话,希望把英语学好,去大学学计算机专业,“也是我以前想过的事情,一直没有做挺遗憾的”。

获得fmvp的ning,平时最喜欢看漫画和买鞋

ig战队中,除了the shy跳级考入大学外,其他人进入电竞行业的过程有些相似,基本都是偶然接触到《英雄联盟》这款游戏,从此废寝忘食一发不可收,然后学习直线下降,回头已经很难,又遇到了加入这个行业的契机。baolan回忆自己当时的情境,“我想做好学生做不到,又很排斥做坏学生,就只能玩游戏了”。家长们的反应,有的是开始反对,但拗不过孩子,比如rookie与ning都曾向家长承诺,如果不能成为职业选手就回来念书;有的则反应不大,ning的爸爸很快就接受了,他知道儿子打得好;而jackeylove与the shy的家人称得上支持。周围的亲朋好友几乎都觉得他们在瞎胡闹,但夺冠后都开始觉得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。

baolan妈妈讲述了她的心路历程。开始,她就没把游戏当作很恶的东西,而是看作像唱歌、跳舞一样的兴趣爱好。他们家算是书香门第,baolan的外公擅写诗词,是当地的文化名人,一族中有出息的孩子非常多。baolan小学学习很好,都觉得他读书是有天赋的。初中时因为不满老师的惩罚,慢慢不爱学习,沉迷游戏。baolan妈妈开始很痛心,做了很多思想工作,也尝试带他去学别的东西,比如钢琴,但都不奏效。母亲做了所有能做的事,除了打骂,那是她坚决反对的方式。后期baolan已经在学习上找不到快乐,只能在游戏中获得,她也就不再阻止。母亲曾在网吧等baolan回家,baolan说再玩一局,她就继续等。baolan去网吧是嫌家里的网速慢,母亲头痛网吧空气不好,就把家里的电脑和网线都换了,好让他在家上网。

早期的中国电竞代言人李晓峰

baolan要去打职业战队时,母亲没有阻止,“因为就算不让他去,在家里他也是要玩的”。儿子非常有主见,会跟母亲介绍这个行业以后的行情。2014年,baolan去天津,是母亲陪他去的。战队在一个别墅里,管吃管住,母亲想生活只要没问题,让他出来锻炼一下也行,并不指望挣钱。周围的人当时都说她太宠孩子了,不要搞了,回来读书吧。她也很迷茫,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。但baolan一直跟她说,这是他的梦想;他也跟老师说:“我是有梦想的人。”“所有战队都是baolan自己找的,没让家里人操心。”讲到这里,baolan妈妈突然沉默,随后开始哭泣,想到儿子这么多年在外面受了委屈也不会跟自己说,一时情难自禁。“他刚去ig的时候还穿童装,现在都穿175的衣服了。”

baolan妈妈不知道baolan是否能打出头,但这是儿子选择的,他高兴就够了。她知道儿子聪明,小时候各版本的《西游记》百看不厌,会说话的时候就能认字;学什么都很执着,专注度很高。“只要他喜欢,就能做出来,”她也没有太大压力,“也许是我的脑子比较简单,没有想太复杂,我觉得凭他的智商,不管什么时候,做什么事,在社会上都是能生存的。能得到快乐也行,不一定非要读书。社会上那么多人都要生存的,为什么要苛求他呢?”

夺冠当日,整个家族群疯狂地发红包,母亲很为儿子自豪。“最主要都是他自己的选择,家长没有干涉很多。他想做的事情,配合、支持就行了”,“我只是没有扼杀它,扼杀人的喜好是不对的。孩子只要正确引导,三观正,以善为本,就够了,他会引导自己。不要什么事情就去打骂,孩子也是有尊严的”。

2018英雄联盟s8赛季世界总决赛决赛现场

在s8总决赛中,ig连续击杀对面中路,高度掌控节奏,在大龙团战中优势明显,下路稳妥,中单、打野非常强势。the shy的以一敌三、爆炸输出,让解说连呼“神了”。但不管游戏迷还是战队,都觉得另有比赛对于夺冠意义重大。首先是小组赛的最后一场比赛与一场加赛,ig两负于最后的决赛对手fnc。战队经理苏小落说,小组赛之前遇到的对手不强,不容易出状态,以至大家后来都有些膨胀。连输两场之后,整个团队被打醒了。另一场则是16进8时与一号种子战队kt遭遇,“我们不是在跟对手打,是在挑战自己,这一关过了之后就是一马平川了,大概是这样一个转折点”。

那也是令游戏迷最担心和紧张的一场比赛。作为韩国赛区的一号种子,kt是最难打的队,成员实力强劲经验丰富,不会犯低级错误。想赢的话,就要打得更好,不能等着对方失误。赛前没人看好ig,甚至队内都觉得胜率很低。比赛果然也十分焦灼,ig先以2∶0直落两盘,如果一鼓作气再下一城,就可以结束战斗,但在非常接近对方基地接近胜利时功亏一篑,输掉了这一局。随后kt又连扳两局。决胜的第五局也会有点紧张,但队员们有种迷之自信,用baolan的话说:“当时有不管怎么样都会赢的感觉。就觉得该我们赢了,总不能一直输吧!”

rookie觉得kt的特点,是下路和打野的连动能力太强,ig的对策就是下路不要出事,在上、中、野打开局面和节奏。作为韩国强队,kt发力较缓,打法稳健,但特点不突出,比较被动,不会主动找节奏,更依赖后期团战,有点类似足球中的防守反击。所以当他们遇到“会搞事”的战队时,就容易出问题,而ig,正是这样一支会搞事的战队,“我们喜欢前期找点事做”。游戏迷们甚至戏称ig为“莽夫队”,即指他们激进的风格。但baolan觉得ig完全不是莽夫。“如果我们都是莽夫的话,那其他队伍脑子都没了。”他们只是对个人能力很自信,所以敢去冒险,“大家觉得我们打得快,很凶,实际我们还蛮聪明的”。

以弱胜强赢下夺冠大热门kt,极大鼓舞了士气,让队员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,rgn输给g2后,他们意识到夺冠的机会来了。“刚来的时候觉得能进四强就很好了。”jackeylove说。克掉与自己同样爱搞事但下路不稳的g2,ig一路杀到小组赛时的苦主fnc面前。决赛被称为亚洲与欧洲版本的对决,一般而言,欧洲战队会更依赖队员个人能力,选择英雄时也会倾向于个人秀而非团队协作的英雄。rookie对fnc的印象是既能搞事又稳健,但ig这一年进步很大,而fnc则在决赛时出现了明显的决策失误,rookie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没睡好。baolan回想起来,还是有很多惊险时刻的,“但每次都很幸运,不知道为什么就赢了,大概是因为对方做得不够好”。在ning的认知里,fnc对于ig,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:赢kt是夺冠最关键的比赛,但如果小组赛不输给fnc,就遇不到kt——fnc一手培育了它的最大对手。

什么软件可以买滚球